在线咸鱼佛系写文
 
 

【胧安】红药水

现代AU随笔,cp:胧三郎×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沿着红线掰开碘酒棒,下一刻,胧三郎出现在他的面前。

穿着篮球服的少年愣愣地举着棉签,膝盖磕了很深的一条口子还在流血,安倍博雅的眼角泛红残留着因生理性疼痛挤出的泪水。

真空塑料管内的碘酒慢慢渗透进棉签里,安倍博雅哭唧唧地埋在了胧三郎的怀里。

“阿郎,好痛呀……”

阶梯式观众席上,胧三郎蹲在安倍博雅面前,仔细为他的伤口涂上碘酒消毒。安倍博雅期期艾艾地小声嘶气往后躲,被胧三郎握住了小腿。他低头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还好意思说呢,一时没看住就把自己弄伤了。

胧三郎略带责备地看了他一眼,安倍博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生气啦?”他笑着凑过去,亲了亲胧三郎的脸,好声好气地哄。

“我下次小心,你不要生气啦。”

胧三郎长叹一声,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

总归,他还是能及时赶到的。

安倍博雅见状就知道自己顺利过关了,乖乖坐好不再闹。他捡起手边用过的碘酒棒,看着碘酒棒上的红线,脑中灵光一动。

“是这个吗?”

他举起碘酒棒,在胧三郎眼前晃了晃。

“怎么说。”

胧三郎头也不抬地为他处理膝盖上的伤口,眼角瞥见安倍博雅眼中闪过的光。

“这嘛……”

安倍博雅抻长了语调卖关子,见胧三郎漠不关注,他又手掐灵诀指向碘酒棒上的红线。

红线微动,化作一道光连向胧三郎,无形间绑住了安倍博雅和胧三郎两个人。

安倍博雅得意的笑。

“还不是你一直要我带着,你这个人平时又喜欢说些什么神神叨叨的缘啊、梦境啊,之类的东西。”安倍博雅转了一下眼珠,转头不看胧三郎,兀自道:“我记得哦,哎?之前是谁问我中原月老的事情?话说月老用什么作媒来的?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就记不清了呢?”

胧三郎敲了一下安倍博雅的头。

“哎呦,本来就痛,你怎么还敲我的头啊!”

“帮你回忆。”

安倍博雅当即语塞,嘀咕了一句狡猾的老男人。胧三郎笑而不语地拂过他的膝盖,点点荧光缓缓升起,安倍博雅的伤口迅速愈合。

“好嘛,明明可以用术法解决的事情,你偏要费两遍功夫,耍我哦?”

“刚才是教训,为的是让你长记性。”胧三郎叹息,“你体质特殊,不能随便流血。”

“嗯……”安倍博雅摸摸下巴,歪过头看他,“那现在呢,干嘛又费妖力给我疗伤?”

明知故问。

胧三郎简直要被这小机灵鬼气笑了。

“真是不肯吃一点亏。”

“你会让我吃亏吗?”

安倍博雅张开双臂,笑嘻嘻地问他。胧三郎转身背起安倍博雅,少年的脸上露出诡计得逞的笑容,露出的一截小腿来回晃着。

“乖一点。”

“哦。”

沉默片刻,安倍博雅搂着胧三郎的脖子追问:

“你还没告诉我呢,说嘛说嘛~”

成天冒冒失失没个正经,这个倒是记得牢。

遇上这么个克星,胧三郎觉得自己快把一年份的气叹光了。天天操心,却也甘之如饴。

“为你疗伤,是为不舍。”

“嘿嘿,说白了就是心疼我对吧?”

知道了还问。

胧三郎暗想,安倍博雅似乎有着某种打断文艺氛围的能力。只言片语就能迅速将话题从优雅的插花园艺扯到今天香菜几毛钱一斤,从烹饪艺术到隔壁大婶儿家的二娃今天又挨了他爹的鞋拔子,左邻右舍就没有他不知道的小道消息。安倍博雅则是觉得,胧三郎说话拐好几个弯还瞎讲究意境穷押韵的毛病必须得改。

就不能好好说一句喜欢他嘛?!

这跟今夜月色真美有半毛钱关系啊?

面对胧三郎的表白,安倍博雅如此回复道。

那时在场的众位人族妖族不禁为胧三郎鞠了一把泪,木魅都忍不住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风度翩翩的朦月之胧,遇上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小家伙,正是应了那一句老话:

一物降一物。

可还能怎么办,胧三郎就是喜欢他,连安倍身上那些世俗的小毛病也喜欢得紧。

怎么看怎么喜欢。

安倍博雅嘴里哼着不知道什么曲,得意忘形地快要上天了。他松开一只手,伸进裤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只碘酒棒,用牙咬掉一头。

胧三郎拖住他的臀要他别乱动,安倍连声嚷嚷着说不,心态膨胀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剩余的一个棉头浸了碘酒,安倍博雅嘴里含着棉头,拿着棉签在胧三郎的侧脸上涂画。

碘酒棉签涂在脸上凉凉的,胧三郎皱眉,就听安倍模糊不清地说道:

“不行不行,那么好欺负的你只能是我的,我得做个记号,不能让别人抢去了。”

“碘伏签,酒精签,你才是我的上上签~”

糟糕,心跳的有点快……怕是要栽。

胧三郎沉思,这莫不是人族的土味情话。

还有,他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胧三郎迅速腾出一只手,塞给安倍博雅一块手帕,要他把嘴里含着的棉头吐出来。

安倍却对着他的脸啃了一口,留下了一个亮晶晶的口水印。胧三郎无奈摇头,连擦拭的意愿都无了。倒是安倍博雅有些害羞了,干笑着用胧三郎的手帕为他擦干净。

这时胧三郎才猛然发现,自从与安倍博雅在一起之后,他的洁癖似乎不治而愈了。

比起洁癖这样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安倍博雅本人更像是某种顽固的抗体。刀枪不入、药石无用,让他患上了为期终生的不治之症。

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小家伙碘酒味的吻。

好不容易把这冤家哄好了,胧三郎又返回公司处理事务。红翎盯着他的脸,想笑又不敢笑。

路过的月牙诚递给了胧三郎一面镜子。

胧三郎定睛一看,温文尔雅的男子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心,用淡黄色的碘酒写着:

安倍博雅专属

妖族之主放下镜子,感慨万千。

人族,不禁令他讶异。

01 Aug 2018
 
评论(7)
 
热度(20)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