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咸鱼佛系写文
 
 

【胧安】家长会

现代AU随笔,cp:胧三郎×安倍博雅



这日,胧三郎下班回家,开门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安倍博雅。

这种感觉实在是很不错,他想。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安倍博雅背着双手,有点扭捏。

“那个啊……”

胧三郎脱下西装外套,安倍博雅立刻接过来挂在了玄关的衣架上。他背对着胧三郎,咬着唇欲言又止。糟糕啊,说不出来怎么办?

他会不会以为自己觉得他年纪大才让他帮这种忙?可是他也没别的人可以拜托了……

不只是女人像在意体重秤上的数字一样在意年龄,男人好像也挺介意别人说他老吧?

他真没有嫌弃胧三郎老的意思,可问题是这话问出口简直就像在说:你的年纪都能当我爸了。

要怪,就只能怪该死的年龄差了!

“怎么了?”

胧三郎敏锐地发现年下恋人的不对劲,他换好鞋,走过去安抚地拍了拍安倍博雅的发顶。

“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话一出口,胧三郎便看见安倍博雅抖了一下。

“没……没啊……”

有问题。胧三郎心想,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为难,甚至有一点……心虚?

安倍博雅屈起食指挠了挠脸颊,有些难为情。

胧三郎揽过他的肩膀,带着他往客厅走,两人一同坐在了沙发上。

安倍博雅偷偷看了胧三郎一眼,正对上男人的双眼,又匆匆低下头。

“很为难吗?那我就不问了。”

胧三郎起身,挽起衬衫的袖口往厨房走。

“晚上想吃什么?”

“等,等一下啦!”

安倍博雅忽然抱住了胧三郎的腰。

胧三郎低下头,看见安倍博雅埋在自己的腰腹上,手臂缠得死紧生怕他挣开。胧三郎还看见了一对红通通的耳朵,很可爱。

有点想摸一摸。

胧三郎也这样做了。

安倍博雅的耳朵更红了,他扭过头,躲开胧三郎的手,又模模糊糊地嘟囔了一阵。

只听他自暴自弃地喊道:

“你帮我去开家长会吧!”

胧三郎忍俊不禁,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安倍博雅的耳边。男人的声音温柔富有磁性,这下子,不只是耳朵,连他的脸也变得红通通的了。

原来是这件事。

说起来,安倍今年也上高三了。

胧三郎坐了回去,安倍蹭到他的身边抱住了胧三郎的胳膊解释。他说原本学校的老师都清楚自己家里的情况,只是快要报志愿了,上面的学校领导说什么也要让学生家里来人参加。

“这没什么。”胧三郎不仅不在意,还宽慰他。

“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我很开心。”

“你真的不介意?”安倍博雅追问,“他们可能会以为你是我的叔叔伯伯或者什么长辈。”

“难道我不是你的家人吗?”

这话说的没毛病,安倍博雅听了感动的眼眶都湿了,黏在胧三郎的肩头不肯起来。

“是啦。”

“那不就没有问题了。”胧三郎笑着转过头,亲了亲安倍博雅,语气亲昵。

“我有些期待家长会了,也很想见见一直对你照顾有加的老师,我想我得谢谢他,你会是一个让我头疼又感到骄傲的小孩吗?”

安倍博雅笑嘻嘻地仰起脸,跟他咬耳朵:

“那你就瞧好吧,我可是天才安倍博雅!”

的确很天才。

胧三郎坐在安倍博雅的课桌后,看着面前九张九十九分的小测卷子,会心一笑。

他翻过卷子,在第九张试卷后发现了一行加重加粗加下划线还标亮的公式:

[(n+52.8)×5–3.9343]÷0.5-10×n+1=?

胧三郎摸了摸领带上的小鸽子图案的领带夹,这是安倍博雅今天出门前硬要他戴上的。胧三郎也欣然接受了,因为他觉得这只胖乎乎的白色小鸽子有点像自家的小恋人。

都非常可爱,不,安倍博雅要可爱得多。

“请各位家长看一下桌面左上角那套历年各大高校录取分数线参考,我们来分析一下。”

讲台上,梳着马尾的蓝发青年道。

胧三郎闻言照做。

安倍博雅的带班导师是一个名字叫做剑无极的实习老师。虽然年纪轻经验不足,但他平易近人和学生相处的很融洽。他带班,就像一个孩子王带着一群孩子玩。 有些事情学生们不太好告诉家长,都爱找这个跟自己年龄差距不大的大哥哥聊。安倍博雅还叫他大哥,而剑无极居然也认了他这个小弟。

“胧三郎先生是吧,我有听安倍说过你。”

“幸会。”

家长会结束后,剑无极领着他去了办公室。

“我知道你们的事情。”

剑无极一开口,就是如此惊世骇俗的话语。

“安倍他,一直麻烦老师您了。”胧三郎说,“老师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剑无极很平静,胧三郎也很平静。平静的不像一个早恋高三生的老师和家长。

实际上也的确不是。

对于剑无极而言,比起学生的身份,安倍更像是他一直照顾的小弟;对于胧三郎而言,安倍是不可取代的爱人和家人。

“叫我剑无极就好。”剑无极摆摆手,说:“我不是那些老古板,一天到头干些棒打鸳鸯的事情,只是想看看你是个怎样的人。”

难怪安倍所在的班级,跟其他的班级比起来多了份朝气和活力。对于剑无极而言,只要不影响成绩,谈恋爱什么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有时候他还会和学生一起出去郊游放松心情,这样开明的老师,实属罕见。

他跟胧三郎说了很多安倍的事情,两人谈得很愉快,颇有些忘年交的意思。临走前,剑无极还和胧三郎约了有空一起喝酒。

“哦对了。”剑无极喊住了他,年轻的老师对着胧三郎挤了挤眼,满脸揶揄。

“胧三郎先生好好想想怎么回答安倍的问题哦,实在不行回家前上网查一下。不过我想这种程度应该还难不倒你这样的高材生。”

“哈,多谢提醒。”

还是与那天差不多的时间,安倍背着手站在门口,目光灼灼地看向大门。

门开了,熟悉的人出现在面前,胧三郎手中还拿着安倍的试卷文件夹和参考书。

安倍博雅对他笑。

胧三郎握着门把手,回以笑容。

下一刻,胧三郎接住了向他扑来的安倍博雅。安倍博雅用自己把胧三郎堵在了家门口,胧三郎手里举着安倍博雅的东西,哭笑不得。

安倍博雅一把推开门,双手圈住胧三郎脖子,把他往门外挤。

胧三郎也只能跟着他往后退。

安倍清了清嗓子,板起脸问道:

“这位同学,第九章测试附加题请求解。”

“答不对的话,不许进门哦~”

胧三郎望见他狡黠的眼神,清澈的眼睛映入自己的倒影。胧三郎的目光忽然柔和了下来,他低下头亲吻安倍博雅的眼角。安倍博雅笑着躲过去直说痒,要他快点答不许蒙混过关。

胧三郎戏谑地看着他,把参考书一本本叠放在安倍博雅的头顶。安倍博雅顶着书,气鼓鼓地瞪他。胧三郎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想亲他。
他手痒摸了一下安倍博雅鼓起的脸颊,又被安倍博雅一巴掌拍开。胧三郎心中暗笑,又说了几句软话讨饶,直到把人哄高兴了,才开始解他家课代表布置的作业。

“解:”

“[(n+52.8)×5–3.9343]÷0.5-10×n+1”

“=520.1314”

“答:”

“我爱你,一生一世。”

胧三郎贴在他的耳畔,说:

“我解完了,请课代表为我判题。”

安倍课代表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他转过头吧唧一口亲在胧三郎同学的脸上。

“答案正确,满分!”

书掉了一地,负责收拾的自然是胧三郎。

怎么能让他的课代表干活呢?

01 Aug 2018
 
评论(5)
 
热度(33)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