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K圈,K圈同好请勿关
 
 

【苍风/两不疑】地门疑(下)

忆往昔后续——两不疑

cp:苍越孤鸣×风逍遥



风逍遥几乎以为自己这一次是死定了。

毕竟他是抱着求仁得仁的想法来接应玄狐。

记忆不存,脑识被入侵,躯体被侵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爱的苍越孤鸣已经死了。

如果救不了你,至少得替你讨回点利息。要是他栽了,黄泉路上还有个伴儿。

这样想着,风逍遥重新捡起了醉生梦死的功法,然后不顾一切地去找大智慧拼命。

大智慧固然修为高深,但若论用最惨烈的打法以伤换伤同归于尽,还远远不及他。

风逍遥有这个自信。

因为大智慧放不下他的理想国度,而失去苍越孤鸣的风逍遥已经无所畏惧了。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惧。故爱而生畏,无爱者无惧。没有什么值得他怕的,也没有他怕的了,风逍遥唯一的牵挂已经消失了。除了绝对的武力,没有人可以拦得住醉生梦死状态下陷入疯狂的他。

面对这样的风逍遥,通常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他,要么被他杀。而只有苍越孤鸣能走出第三条路,无风无浪,通往风逍遥的心。

可如今这个情况怎么也不在他的设想之内。

有人替他梳了头,身上的伤势被处理得很好,连衣物都帮着换了。风逍遥摸了摸腹部的伤口,睁眼对上床边守候许久的人。

看见风逍遥醒了,他立刻凑了过来。地门的领导者有着一双清澈见底的蓝眸,倒映着风逍遥苍白的病容。青年弯下腰,小声问他:

“你见过我吗?”

“不认识。”

风逍遥想也不想地回答,青年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既失落又沮丧。风逍遥看了,忽然就觉得不忍心。然而还未等他说些什么,便见青年又粘了过来,锲而不舍地追问风逍遥。

“你真的不认识我?”

“没见过你。”

语毕,卧房内忽然之间变得十分安静。青年撑在风逍遥上方俯视着风逍遥,风逍遥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盯着他。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对视,谁也不开口说话。

却见青年慢慢俯下身,亲昵地吻了吻风逍遥。

“那现在呢?”他又问,“现在你认识我了吗?”

青年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向风逍遥的时候有光在闪烁,就像夜幕上的星辰。风逍遥立马捂住嘴,瞪大了眼震惊到说不出话。

老天爷啊……他该不是喝酒喝傻了吧?!

还是醉生梦死后遗症还没醒?

青年看着神情恍惚的他,忽然有些不满,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于是他拉开风逍遥的手,低下头含住风逍遥唇缠绵不断地吻。

风逍遥的双手被他制住,人也被按在床上亲了个七荤八素。等到青年亲够了放开他的时候,风逍遥满脑子都是晕晕乎乎的。

“你要是不认识我,孤王就亲到你认识为止!”

青年的语气坚定,掷地有声。风逍遥默默地翻了个身,捂住脸,只觉再无颜面见人了……

“你认识孤王了吗?”

“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嗯,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风逍遥。”

“那风逍遥,你做孤王的王后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不好?你不喜欢孤王吗?”

“……”

“那孤王亲亲你,你喜欢孤王好不好?”

“……”

“你要是喜欢孤王了,就嫁给孤王好不好?”

“……”

“为什么不回答孤王?”

“……”

半晌,床板猛烈颤动,有只手攥着被褥一卷,抖开了床侧的青年。风逍遥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满脸悲愤欲绝,恨不得以头抢地。

为什么为什么哪儿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不回答?

叫我怎么回答啊!

回答喜欢你?还是嫁给你?

还是让你亲然后嫁给你?

虽说从军十几年他风逍遥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这样的苍越孤鸣也太吓人了吧!

地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为什么他总是遇见这种奇怪的事件啊!

青年拽了拽风逍遥身上的被子,一下没拽动,怕弄到风逍遥的伤只能罢手。

他坐在被团旁,看着被子上的鸳鸯戏水,忽然觉得屋子里很冷清,有些寂寞。

忽然,他眸光一动,在厚实的被子中瞄到了风逍遥戴着玉坠的耳朵。青年眯起眼,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又揉了揉,被风逍遥一手拍开。

风逍遥蹭的一下坐起,眼角泛红,喊道:

“不要乱碰啊!”

“抱歉……”

青年怯懦地收回手,睁着一双蓝眸望向风逍遥,还有点委屈。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就像只被遗弃的小狼狗,可怜兮兮的。

“我不碰了,你不要动,伤口会裂开的。”

风逍遥又倒回床上,这一次,他的双手紧紧地捂着脸,不留一丝缝隙。似乎是再忍耐着什么,他的手指关节泛白发颤,哆嗦个不停。

下一刻,有一只手伸过来,轻轻的拍着风逍遥的背,小心翼翼地安抚他。

风逍遥浑身一抖,几乎快要忍不住那声压抑在喉咙里的嘶喊。想骂,想笑,还想哭。

没错了,就是这个人。

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金雷村多了一位住户,是一个俊郎的刀客。

他为人开朗热情,村民们都很喜欢他。令人瞩目的是,他和大智慧的关系好像非常不错,经常在一起切磋,可惜两个人总是吵架。

“你不可以出去!”

青年拔刀,刃如秋水,架在了刀客的脖子上。

“孤王要你留下来陪我。”

刀客斜眼瞰去,冷笑。

“哈,有本事你就一刀切了我,绝不还手。”

语毕,刀客还动了动脖子向唐刀探去。

青年见状,立刻移开了手中的刀。

“不要做这种事情,孤王不准你拿自己的安危赌气。你要是想出去,孤王陪你。”

他好像很生气,但又不是在生刀客的气。

每当这时候,刀客就会变得格外沉默。

“好了,走吧。”

“什么?”

“不是你说,要陪我出去吗?”

“孤王这就准备! 不,我们马上出发。”

小女孩左看看,右看看,拽了拽母亲的衣袖。

“娘亲,大侠和坏蛋的游戏不是要打架吗?这个大哥哥拿刀背吓唬谁呢?”

而且村民们经常看见他们的大智慧上门拜访这户人家,可惜总是被拒之门外。

大智慧守着门槛的样子有点可怜。

不过没过多久,他又会被那个青年刀客拉着后衣领拽回去。紧接着,大门关上了。

“啊…哈啊……苍越孤鸣你轻点!你要干死我吗!”

“可是,你明明很舒服啊……”

“闭…闭嘴啊你!…嗯……”

“嘶……好疼,不要绑我的辫子可以吗?”

“不好,不行,听!不!着! ”

这个时候,大人们就会捂住孩子们的耳朵。

“嘘,囡囡还小,不要听。”

然后第二天,他们又重复着拔刀吵架再和好。

那户人家和大智慧的关系到底如何,今天依旧还是地门的不解之疑呢。

无垢之间,存放大智慧集合体最核心的地域,不辨虚实、如梦似幻的虚拟空间内。

一位身穿青衣的老妇人盘膝而坐,口诵真言,手中拈着一串佛珠。她斑白的发被一根朴素的木簪绾起,时而漆黑如墨,时而苍白似雪。

思能流转,岁月在她的身上不断折返来回。

忽然,一股庞大而分散的灵能从外界穿越时空而来,突破层层阻力传递到地门之中。

『如此令人惊讶的能量。』

『有人攻打地门,是与上回不同的智者。』

『大智慧呢,为何没能阻拦?』

『失败了,为什么……』

『怎有可能!』

『从没有人能摆脱大智慧的掌握,哪怕是大智慧自己…也不能!』

『是孔宣! 是她将两生莲交出去了!』

『两生莲居然发芽了……』

『奇迹,神通,大同世界不曾有过的生命…这不可能! 自那以后已经一千年了……』

『有人来了,竟然是你!』

“为何不可能是我呢?”

缺舟一帆渡淡然一笑,看向盘坐的女子。

那是一位容貌秀丽的女子,螓首蛾眉,靡颜腻理。但你看向她的时候,并不会注意到她的美貌。而是会仰慕于她眼中岁月的智慧,她身上阅尽千帆宠辱不惊的气度。因为看到她,便如同看到了历史长河中最为耀眼的荣光。

“因为他们觉得,既然是大智慧,那便只有一条路可走——建立平安喜乐的大同世界。”

女子站起,晨曦之火在她的双目中流转。

“但他们忘了,我本不是佛,我是孔雀。”

“摩诃摩瑜利罗阇——孔雀明王。曾经可是会连佛也一同吞吃入腹的存在啊。”

顿时,光芒大涨。

一只白孔雀振翅撕碎虚拟空间,直面一百零八大智慧思能之海,金雷村传来阵阵击鼓声。

地门,即将迎来第二次进攻。

05 Jul 2018
 
评论(6)
 
热度(13)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