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咸鱼佛系写文
 
 

【史俏】唯侠似我(四)

cp:史艳文×俏如来

完结篇,搞!事!情!


九头飞鸾口吐火焰,呼啸而来。

史艳文当机立断,将龙泉宝剑钉入机关兽兽首额心。白虎哀嚎,轰然倒塌。

战国之名器聚三千鬼灵八千人魂于剑身,切铜断铁,砍金削玉。飞龙在天吐出氤氲龙气熄灭火焰,漫天机关木鸾被名剑的无匹锋芒所慑,冲散成一盘散沙,竟不敢上前。龙影峥嵘在二人头上盘旋,护佑住此方地界之气。

无面的魍魉傀儡伛偻而来,地面笼罩在浓白的迷雾之中望不清晰。巨大而笨重的木尺拖过砖石,锁链晃动的声响在黑夜中回荡。

——河道泛滥死伤无数,天上掉下一团团的火球,有巨大的猛兽凶残至极,抓捕村民。没有面容的魑魅魍魉手持巨尺,来自地狱的幽灵带走了孩子……

墨狂悬空而至,刃如秋水,月色映入一点寒芒。诛魔之利化万千剑阵,穿透傀儡偃壳。电光火石的交锋中,止戈流剑阵回旋夹击赫然切断锁链,魍魉背负的巨尺失去支撑摇摇欲坠。

地面的青石板中骤然亮起一轮法阵,无数枚繁复晦涩的咒文地下升起,灵光飞散,幽荧环绕,萤火冉冉摇曳托住倾倒的木尺。

俏如来跃下,手执墨狂沿巨尺边缘处的缝隙撬开木板,他定睛一看。

里面赫然躺着一名面色青白的濒死孩童。

原来诸葛穷口中那所谓的巨尺,竟是残杀无辜食人寒骨的邪术棺木。

封邪之术再现,浩然清气笼罩住一地棺木。法阵徐徐旋转,虚空中凝聚出一条条灵能光线自穹顶垂落地面。俏如来手掐灵诀,将留有生机的孩童们转移到崆溟沄渊。

再抬头时,他的眼中燃烧起燎原大火。

史艳文以一敌二,应战仅剩的两名黑袍人。诛魔剑阵灭万邪,但他们竟能在这墨狂剑雨中存活,并且毫发无伤全力攻击史艳文。

七星圣剑,剑拔三寸人头断。

白虹贯日,破邪灵法反制敌方术法。

史艳文俏如来联手制敌,却未料,两人攻击竟是同时失效。只见一名黑袍人口吐尖啸之声,残存的机关碎片自地面飘起,重新拼凑出一个个无面傀儡。绸密如网的锁链向二人逼来,墨狂护主击退偃甲,俏如来与史艳文对视一眼。

“这里由爹亲应付足矣。”

“嗯。”

史艳文转身迎上两名黑袍人,为俏如来破解偃甲拖延时间。俏如来则直面重重傀儡铁锁包围,神态沉着冷静,临阵不乱。

他提掌拍去傀儡上的法阵刻文,一股森寒之气沿着符文窜入掌心,又被俏如来腕上法器所化消。俏如来眸光一动,确认了心中猜测。

如果这些东西是以此方百姓心中的负面情绪为食,那么无论怎样破坏都能恢复原状。

不如就彻底摧毁,不留一丝残骸。

俏如来心念一起,墨狂隐回眉心剑印。偃甲失去诛魔之利的压制,全数向俏如来扑去。

却只见他脚踏罡步,化至烈至刚之气,成纯阳之能,如来临危,火光冲天。

正是武林绝学——

“纯阳贯地!”

纯阳掌再现,偃甲轰出数十丈之外,驱邪阵法彰显其能将内中机关碾碎成粉末,再无力回天。两名黑袍人也被这股宏流逼的不得上前。猛烈的狂风掀起他们的斗蓬,露出内中本相。

半人半偃的女子与生死不明的诸葛穷。

女子提枪瞄准史艳文眉心,一枚子弹划过空气,诸葛穷将限制行动的术法拍向俏如来。史艳文闪身避开,墨狂自他身侧斜掠而过直击诸葛穷。却见此时面前忽来一阵水纹波动,血色梅花朵朵飘零,半偃半人的女子抵挡住伤害,双枪两射化消墨狂剑气。

然墨狂剑意似星陨破日,即便是少许残余剑气,也足以在女子身上留下难以愈合的伤害。

于此同时,诸葛穷的身上同样的位置出现一道剑伤,又在转瞬之间变淡迅速愈合。

史艳文眼神一凝。

“精忠。”他退至俏如来身侧,沉声道:“这两人同命相连,若要击退,需同时于同一处进行攻击。期间不能专攻一人,也不可偏移位置。”

语毕,他架起掌势看向俏如来,目光坚定:

“来吧,精忠。”

俏如来点头,胯步提掌上前与史艳文并立,两人摆开同样的武学起势。

“还记得天心掌吗?”

“焉能忘却。”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缠斗天首、诸葛穷,贴身攻击的掌法打乱天首手中双枪远程反击的节奏,诸葛穷善用术法但不擅武力,行动受限,被史艳文俏如来分别针对。

默契非凡,合作无间。一举一动心意相通,一掌一式尽显正气山庄掌法之精髓,只见两人同时后跃以掌攻地,招式如出一辙。

与其他掌法运行轨迹不同的是,天心掌法独辟蹊径,湃然如浪涛的掌气贴地面呈斜状打出,专攻敌方下盘。只一掌,封住两人功体。

“回忆迷惘杀戮多,往后情仇待如何,天心一掌定干戈。”史艳文口诵诗号,他转首看向俏如来,一向沉静的蓝眸染上傲然,“不错。”

“我正气山庄的人,怎能不会山庄的功夫。”

“爹亲说的是。”俏如来眼带笑意地回道,他走上前,将昏迷的二人施以术法禁锢,再用同样的传送灵诀送至崆溟沄渊。

史艳文抬头仰望倒塌的机关兽,巨大的龙影虚虚实实地盘桓在二人头顶,剑锋铮鸣发出的龙吟凤鸣之声将机关飞鸾挡在一片云雾之外,依稀可见不断喷吐的火光被龙泉剑气熄灭。

“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们需要找到开启崆溟沄渊的钥匙。”史艳文开口道:“龙泉只能解一时之危,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精忠可知这机关兽的破解之法?”

“这也是孩儿想跟爹亲说的。”俏如来道,“鸾跂鸿惊,乃是公输家的机关木鸾,用于藏物。九首七尾,幻化万千。据墨家典籍记载,鸾跂鸿惊一次最多可分化多达数百道的虚影。最为棘手的是,这数百道的虚影亦同时有幻化虚影的能力,虚虚实实,变幻莫测。”

“而开启天湖的钥匙,破解夕月镇四年一劫的关键,就藏在唯一的实体木鸾当中。”

“天湖?”

“是的。不是崆溟沄渊,而是中央天湖。”俏如来解释道,“只因中央天湖,才是一切灾劫的源头。若要一劳永逸,必须从源头下手。”

“需要艳文怎样配合你。”

“请您拔出龙泉剑。”

拔出龙泉,意味着两人将同时面临机关兽,机关木鸾的两重攻击。然而史艳文只是轻轻颔首表示同意,一句都没有发问。阵法溢散的灵光辉映在他的眼底,如同通透的一泓湖水,史艳文看向俏如来的眼中满是无言的信任。

龙影阖目,身躯似云雾消融。

下一瞬,满天飞鸾嘶鸣,叫声刺耳。口吐火球携滚滚气浪自高空俯冲而下,绕乱的火线交织成一帘陨星流火向二人袭来。

史艳文神色淡然自若,他上前一步挡在了俏如来的身前。只见他双眸凝光,望向虚空的眼中似有浊浪金戈交昂。

霎时,万丈剑光平地起,赫然冲散虚假镜像。

发在意先·心剑,现 !

自与南海白骨断无涯论剑后,史艳文便自封心剑,不再使用。

如今,为了保护珍视之人,尘封许久的心剑重现江湖。欲扶摇直上九万里,一试锋芒!

红色的剑光环绕,剑气刚烈,刹时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形成一道道直达天际的龙卷风。俏如来身处暴风风眼,无风亦无雨。

史艳文环住他的腰,脚下一点将人带离。机关兽的巨爪深深陷入地面,踏碎青石。崩落的碎石迎面而来,又被史艳文的心剑一一化消。俏如来紧闭双目,运灵能于双耳,全神贯注地聆听空气回流带来的讯息,试图捕捉其中关窍。

风声,剑声,机关齿轮的转动声。

俏如来将灵力化为连绵不断的丝线,流星如云绕,游走在史艳文的心剑当中。史艳文防守为主,攻击以辅,湃然剑光一次次冲击木鸾虚影将其震散。鸾跂鸿惊长啸一声,溃散的镜像瞬时又化为滚滚火浪,铺面而来。

就在此时,剑光、灵丝同时回防,交织缠绕编制成一张网将火浪全数拦下。俏如来睁眼,眉间血色剑印闪现一道寒芒,墨狂携心剑剑意直击木鸾本体。转守为攻,史艳文踏剑乘风,白衣胜雪的身影落于飞鸾之上。

俏如来闪身避开机关兽虎爪,从侧面突围,脚踩关节齿轮,一路攀登至机关控制室。他翻过栏杆,一掌拍向机关兽的动力供能。

水晶球裂开一道道蛛网状的细纹,下一刻粉碎成细末,齿轮停止转动,白虎眼中的血光之色逐渐褪去,失去动力能源瘫倒在地。

操作台自中央向两侧开启,一卷心经悬浮面前徐徐展开,佛光氤氲,驱散邪氛。

羊皮纸上闪烁着一枚光点,正是鸾跂鸿惊的航线轨道图。俏如来迅速收起心经卷轴,循着鸾跂鸿惊飞离的方向赶去。

木鸾感受到致命的威胁,盘旋俯冲,试图甩掉背上的人。史艳文稳如泰山岿然不动,狂风吹乱他的发,史艳文手持诛魔之利,墨狂剑尖直刺鸾跂鸿惊后心处的机关匣。

一缕黑烟自匣中冒出,板动机关强行更改木鸾飞行轨道。自毁装置启动,鸾跂鸿惊作为开启机关的钥匙,带着史艳文飞往中央天湖。

大水开始蔓延,中央天湖湖心逐渐出现一轮漩涡。深渊中,亡灵骸骨,怨气冲天。

凝望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漩涡中央伸出无数条虚无透明的手臂,鬼面浮现,哀嚎四起,勾起人心底最阴暗的一面。

此时,鸾跂鸿惊的翅膀开始崩毁,史艳文身外空域出现千万道鸾影,口吐火焰向他冲去。

鸾跂鸿惊剧烈摇晃,齿轮机关崩落片片残骸传来不堪重负的轰鸣声。机关木鸾带着史艳文撞向化为实体的鸾群。幽灵鬼哭钻入双耳,史艳文眼前出现种种幻觉。墨剑折,发染血,琉璃珠崩落一地,倒落在血泊之中的人眸光一灭,足以令史艳文痛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他闭上眼,纵身从万里高空跃下。

——精忠,艳文心悦你。

——您是山庄的庄主,只要您收回刚才的话,精忠永远都会是您的儿子,您的帮手。

——不能了,除了你,爹亲再无其他选择。

——孩儿亦是如此。

鸾影飞掠,火线回旋,滚滚浓烟将白衣身影淹没。忽然,黑雾中亮起一道寒芒。

——让我去吧,爹亲。

——只有我,才可能成为诛魔之利的剑主。

冥冥之中,墨狂似是感应到剑主之真意。灵光一现,剑锋森寒,凌然剑气扫落机关。诛魔剑阵再起,撕碎阴霾,护君平安。

——弑师血继吗?这该是,我所承担的代价。

——别再说了,跟爹亲回家,好吗?

——太晚了,正气山庄的少庄主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墨家钜子俏如来。

——可你,还是我的精忠。

耳边传来风的呼啸,水的波涛。遥远的地方,有一股锐利无匹的剑意穿越时空直撞上此方。千汇万状的蓝色剑光融入诛魔剑阵,师承自南海断无涯的心剑托住了下坠的白衣身影。

剑气四横中,史艳文听到了心跳声。

那是他自己的,也是俏如来的。

他可以感受到清风拂过雪色的发梢,若隐若现的檀香,交握的手缠着琉璃的凉。

——告诉爹亲,是不是想收那个少年人为徒?

——是。

——我以为,我可以阻止你。然而事实证明,艳文不过是一介俗人,到底左右不了你的想法。但现在,艳文改变主意了。

——精忠,艳文要陪你一起走。

红色的剑芒携带火光骤然升起,照亮黑夜如同黎明朝霞。蓝色的心剑交汇缠绕,碰撞出朵朵形似金莲的火花。水火相融,阴阳合流,自两人交握的手,自心中并行的剑,直冲云霄。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止戈流·真阵,启。

——史精忠心系的不过是家人的平安喜乐,为正气山庄、为他所爱的人,求仁得仁。

——俏如来是天下人的俏如来,他可以为他的天下人、为传承墨家千年的救世宏愿而死。

——但我,可以为你活 !

湖泊为阵眼,深渊吸纳一方地气。自人心诞生的鬼怪终于冲出地脉的压制,苍白嶙峋的骨骸自湖心挣扎跃出。魍魉哀嚎,恶鬼游行,白骨夺生,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蔓延整片地域。

下坠,急速的下坠。

心有灵犀,生死相依,直面内心深处的恐慌。

红蓝交织的气浪,震荡纯阳之火自阴阳交界处延烧。万丈剑光中,两人紧紧相拥。

是问剑,也是问心。

——为何……

——为何?别问为何了,爹亲。因为……

“我爱你。”

心经应声引燃,化为佛光照射四方。

史艳文缓缓睁开眼,映入一双似喜似悲的眸。

数不清是寻了多少年,修行了多少年,又蹉跎了多少年。终在这一刻,得见天光。

佛教重视因果神通,道门将缘份称之为天命,墨家谈兼达众生,儒教辩礼法奉六礼。

但无论何种派别,何种思想,其实他们都逃不开一个共同的名字:

爱。

金色的佛光照入深渊,阴诡的鬼面如烟消云散般融化。净从晦出,明从暗出,湖面盛开缥缈的火莲,漩涡中央露出巨大的齿轮机关。

旭日东升,丹凤朝阳,邪魔外道无处遁行。犀燃烛照,白而亮的皎阳照在史艳文的眼里,烧到俏如来的心里。燎原大火将两人包围,惊涛骇浪割昏晓。致以火焰,致以浪涛,致以不朽,致以无畏,致以……

爱人的吻。

冲天剑光携无匹锋芒而来,撼动机关。

一声巨响掀起数十丈水花,湖面升起一轮火焰纹章,中央天湖的水位徐徐下落。水汽蒸腾轻拢在云雾茫茫的湖面,缭乱的剑光交击如歌。

相拥而吻的两人,缱绻的眼,挚恋的心。

有莲似火盛开在脚下荡起一波波涟漪,金色的荧光缓缓升起如梦似幻,辉映着湖面倒映的一双人。虚无缥缈,但亮如点点繁星。

我愿为你,所向睥睨。

“四年一遇的天湖盛景对外开放喽!”

“租船吗这位老爷,画舫只要十两银。”

“特惠啦特惠,现在游湖一次三文钱,想看潮的可得抓住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

“这位公子要花儿吗?送给您身边的这位姑娘如何?哎……谢谢您,您要哪种?”

远处的山涧崖顶,史艳文和俏如来并肩而立。

“精忠想看潮吗?”史艳文笑问。

“不了。”俏如来回眸,眉眼含情地凝望着他。

“我已经见过最美的盛景了。”

人潮拥挤的天湖盛景搭起一座高台,诸葛穷牵着一个小孩走上台阶,来到案前。

只见他一拍惊堂木,引得人群喝彩。

“哦哦,三当家要说书了!大家快来听啊!”

“太好了,好久没听三当家说书,我这耳朵都馋的直痒痒……”

“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

“好像你不爱听,昨个儿没睡觉的是谁?”

诸葛穷将孩子抱起,放在桌案上。小男孩蹬着腿直笑,细看面色有点泛青,好像身体不大好,不过他的眼睛很明亮。

“天首,任由三当家这样,好吗?”

半人半偃的女子垂眸一笑,转头对属下道:

“随他吧,又不是一次两次胡闹了。”

诸葛穷摇着羽毛扇,朗声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钱的碰个钱场……”

“没钱的捧个人场!”小男孩笑嘻嘻地接道。

史艳文俏如来对视一笑,转身离去。

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正如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到来。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三当家今天要说什么啊?大家伙儿可都等着您和小少爷呢!”

“是啊是啊,三当家今天多说点吧?”

“哈,多谢大家厚爱。”诸葛穷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今天的书就由我和犬子来为大家讲。”

“话说春秋战国时期,学派理念思想荟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这样一群人……”

史艳文牵来两匹白马,将其中一条缰绳递给俏如来。俏如来接过,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

“接下来,精忠打算去往何方?”

“爹亲可有提议?”

“提议说不上。”史艳文转过头,“不过是你想去哪儿。艳文,便陪你去哪儿。”

“哪里都可以?”俏如来问他,眼中笑意盎然。

“哪里都可以。”史艳文回道。

“他们奉天行道,善德仁勇,守德仗义,利智忠信。”诸葛穷道,“他们的身上,有一种精神:即是不求回报地去帮助比自己弱小的人。”

“行道?他们是修道的仙长?”男孩问。

“不是哦。”诸葛穷低头,耐心细致地回复孩子的问题,“他们也是凡人,也需要吃穿住行。他们的舞台,在多年前波澜壮阔的江湖。他们行的道,不是道家的逍遥无为,而是心中的义:言必行,行必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其之大所为者,为国为民。”

史艳文跨坐上马鞍牵动缰绳与他同行,俏如来思索片刻,只听他说道:

“北海海境有鲛人,泣泪成珠。现今无根水暴动,死伤惨重,我欲前往一探灾情。”

“山庄弟子听闻,已送去物资赈灾。”史艳文说道,“线报于昨夜送到驿站等我们去取。”

俏如来勾起唇角,眼中笑意更浓。

“知俏如来者,艳文也。”

语毕,他抽响一鞭,白色骏马绝尘而去。

史艳文低声浅笑,一甩缰绳调转马头,迅速跟上前方的身影。

两匹白马齐头并进奔跑在壮丽的海岸线边。

小男孩认真地听着,对诸葛穷说:“他们是很伟大的人,我们应该记住他们。”

诸葛穷摇头。

“他们都在这江湖中浮沉,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有的人一鸣惊人,有的人则甘愿平凡一生。曾有匠师立碑纪念,但那么多人,怎记得过来?很多人的事迹,已经不可考了。”

汹涌澎湃的海浪一层接一层地袭扰,山崖濒临崩塌,滚滚落石之下,是正气山庄弟子与墨家的黑衣墨者正在抢救灾民。

墨侠、儒侠通力合作减少伤亡,来来往往的医者试图挽回更多的生命。

忽然一道巨浪迎面而来,几欲吞噬海岸。

“那要怎么办呢?他们帮助了我们,我们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岂不是很遗憾。”

诸葛穷闻言大笑,目光炯炯一震手中惊堂木,只听他朗声道:“无需遗憾,你只要记住: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

“侠。”

遥远的天际处,龙吟长啸,墨影回旋。

红色的剑芒刹时切断连绵不断的海浪,浩然剑气迸发将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一分为二。

墨狂顺势嵌入裸露的海底岩层。

始帝鳞镇压地动,龙气灌入海底补充水脉地气,北海海境恢复往日的平静。

“学生见过师者。”

“弟子见过大庄主。”

无根水暴动平息,灾情很快得到了控制。在众人的努力下,被摧毁的家园得以再建。

有人四处张望,想要寻找方才那两道白衣身影致谢。却只见海面慢慢合拢,剑光消散海水倒流。碧波之上,有两人相携走过,身后是时和岁丰的朗朗乾坤,他们所到之处,海晏河清。

这条路,会一直继续下去。

直到尽头,不负此生。


全文·完

29 Jun 2018
 
评论(11)
 
热度(31)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