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K圈,K圈同好请勿关
 
 

【史俏】唯侠似我(二)

预警:cp史艳文×俏如来

※本篇定位武侠。划重点声明:不是作者刻意夸大武力值ooc,实在是老剧设定太苏了,三岁七岁三个月等汤姆苏标配想了解的百度:俏如来。作者无法在得知斩断四肢也能以口吐剑气杀人的前提下写出个身娇体软的俏,所以这是对武力值担当史俏。以及正气山庄势力参考剑三藏剑山庄,但心剑也是原剧早年史艳文的设定,这个更苏可自行百度:史艳文。



“我叫诸葛穷,浩瀚无穷的穷~”

史艳文拎着食盒上楼时,路经楼下大堂,一名少年人手持羽毛扇,在堂前说书。

“东家今天要说什么啊?”

“说什么啊~”诸葛穷一拍惊堂木,换来一阵喝彩,他忽然大笑,便是少年心性意气风发。

“就说这四年一度的天湖盛景!”

“好啊,好!”“东家快讲!”

史艳文停顿了一下脚步,深邃的视线划过说书人略显稚嫩的面容。

诸葛穷,新任落花随缘庄的主事人。虽掌一方势力,却毫无架子。从不自持武力威逼利诱他人。落花随缘庄在他接任的那一年,广开商路自鬼市赚取大量钱财。

每逢大旱,他便开仓救济百姓。这位主事人严格约束手下,不许所辖派众逞凶斗狠,最喜欢在名下的客栈说书。

史艳文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这位新主事人确实令人赞赏。但在史艳文看来,诸葛穷为人处事还有得历练。

虽然与同龄人相比,他已经算是非常优秀的后辈了,但还远远不到正气山庄大庄主为他驻足的程度。

若是精忠还留在庄内,必是中原武林当之无愧的天之娇子。

三岁起文武双修,六岁时众位夫子师傅皆称:此子天资聪颖乃生平未见,早已教无可教,自愿请辞。七岁那年离开龙门世家,因缘际会救下万教之父——东方甲乙,三个月便掌握并熟用万教藏书里的所有功夫。学成之后,返回正气山庄正式成为武林世家史家的继承人。在史艳文受困西剑流时期,以正气山庄少庄主的身份代史艳文掌麾下正剑一脉弟子。行走江湖每逢大敌当前,他都临危不乱。

之后,为了守护正气山庄,他便固守一方,于武林中销声匿迹。

丑孔明以其深谋之策掀起武林混乱之际,史精忠出庄点化手足相残的雪山银燕和小空。在他的领导下,老蜘蛛精八足原人的势力迅速溃败。当时的武林人士,甚至那时还是万恶罪魁的二庄主史罗碧,都以为坐镇正气山庄运筹帷幄的主事者,乃是史艳文。

武林老前辈都说,正气山庄的大少爷太讨人喜欢了,以至于黑白两道的人都十分关照史精忠。还有中原武林中,唯一一个能与史艳文比心剑的剑者,也是史精忠真正拜过的师傅南海断无涯,直接在武林大会上,同那时还是武林盟主的史艳文当面夸赞道:

——我家那臭小子哪怕有精忠十分之一的沉稳练达,我都可以安心养老了。有儿如此,夫复何求啊,你说是吧,史君子?

——身为父亲,一则喜,一则忧啊。

史艳文转身,在对面的回廊中看到身披袈裟的俏如来。佛者凭栏而立,额心血红的剑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史艳文,自己的无能。

一场魔世浩劫,少年心怀护世大愿,毫不犹豫地投身于洪炉之中,万剑诛心犹未悔。

从那以后,尚贤宫迎来了新一任的主人,黑暗中的墨者恭迎他们的钜子。而史家的祠堂则多出了一块灵牌,正气山庄六脉十八直系的弟子们,永远失去了他们敬爱的小庄主。

正气山庄以剑法、掌法闻名江湖。到了史艳文这一代,有两位当家人,加上五个孩子,本应是七脉二十一直系,再加上遍布中原各个地方甚至九界的旁系弟子,更是多到只有昔日掌管名册的史精忠才能记住的地步。

正气山庄从不对弟子藏私,加入山庄就是一家人。也不限制门下弟子收徒,只要双方都同意,登记在册便可以建立师徒关系。

就连两位大小姐都有自己的弟子。史箐箐早年离家在江湖中历练,她妒恶如仇,一根鞭子甩得飒飒作响。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她经常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而这些孩子送到正气山庄,从此成为直属史箐箐门下的瞬鹰一脉。忆无心虽不懂武功,但灵术天赋极佳,故史罗碧代她收徒开立明馨一脉。

然而史精忠生前却没有收过徒弟。

因为他将正气山庄的每一个弟子,都看做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责任。

俏如来也没有徒弟。

因为他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如同自己一样,能够承受墨狂的剑气而不被反伤,同时传承『血之禁印』、『护世之兵』、『渡世大愿』的人。

但如果有合适的人选。

俏如来会试。

他走过回廊,绕过梁柱,与另一侧博得满堂彩从大堂离开的诸葛穷擦肩而过。

一瞬间,烟雾缭绕,有靡靡梵音自虚空而来。

诸葛穷的身体忽然紧绷起来,他迅速转过身戒备,眼前的走廊却是空无一人。

“错觉吗?”他用扇子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可我怎么感觉,刚刚好像有人走过去……”

俏如来推开房门,史艳文正打开食盒往桌上端盘,精致的素食一看便是为俏如来准备的。俏如来见了,走过去帮史艳文摆放餐具。

史艳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看着俏如来,神色了然,眼神染上淡淡的哀伤,似乎早已洞悉了他所有的想法。

“告诉爹亲,是不是想收那个少年人为徒?”

俏如来的手一顿。

史艳文叹息,如此情形他怎会不明白。

“他和你年龄差距不大,资质却如此悬殊。你为墨家历代灵术第一人,他,差太多了。”

俏如来缓缓收回手,淡然道:“师尊生前也曾一会北竞王,二人平辈相交以棋会友。”

“至于灵术第一人,爹亲谬赞了。墨家十杰,总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才是。收徒一事,墨家向来重心性轻武力。

若论资质,俏如来远远不及师尊的深谋远虑,也只能在这些方面下下功夫了。”

“精忠。”史艳文还叫着他过去的名字,艰难地说道:“你承认了。”

俏如来静默半晌,避开了史艳文的视线。

“是。” 他沉声道。

“可爹亲不信你看不出来,诸葛穷身上正邪之气混杂,总有一日会自食苦果。”

“哈。”俏如来却是忽然一笑,他捻了捻手中的佛珠,笑意盎然地看着史艳文。

“爹亲何时也成了带有偏见的人?”

史艳文哑然。

“我以为,我可以阻止你。”沉默许久,史艳文握住俏如来的手,拉他一起坐下。

“然而事实证明,艳文不过是一介俗人,到底左右不了你的想法。”

史艳文定定的看着俏如来,湖蓝色的双眼泛起一波波涟漪,动人心弦。

“但现在,艳文改变主意了。”

话毕,他的眼神变了,变得锋利,变得炽烈。如同易水寒锋出鞘,一去不复还的决绝。

俏如来看着他,竟是不由自主地心悸。

“爹亲……”

“听爹亲说,好吗?”

他摸了摸俏如来鬓角的发辫,零零碎碎的珠串穿过史艳文的指缝。俏如来呼吸一滞,体内运转的纯阳真气慢慢回转过奇经八脉,悄然填补上今早探测地脉时损耗的功力。

史艳文笑了。

“精忠,艳文要陪你一起走。”

俏如来睁大了眼,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史艳文的掌心贴在俏如来的后脑,两人的额头慢慢触在了一起。史艳文的眼底剑光凌然,与俏如来眸中的剑意相撞。意识深处,两人相隔的一条银河逸散出万千星辰。

“所以。”剑气四溢灌入双耳,俏如来只听他沉声道,“这个人选,必须是最好的。”

“因为这能让你再无后顾之忧。”

俏如来如遭雷殛,他缓缓跪在了史艳文面前,弯下腰伏在史艳文的膝头。雪白的发顺着史艳文的外衣垂下,又被史艳文怜惜地接在掌心。

俏如来是开在史艳文心上的一朵莲。

他埋在史艳文干燥温暖的掌心,泣不成声,嘴唇轻微的在抖。

“爹亲啊……艳文……”

史艳文的手掌被俏如来的泪水沾湿,他俯下身,轻轻啄吻俏如来鬓边的发。于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他温声道:“爹亲在,我在……”

史艳文轻轻捧起俏如来的脸,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拉着俏如来坐在他的腿上,又听他道:

“别哭了,看看这个好吗?”

说着,史艳文取出一本名册,递给俏如来。

雪色的书封上拓印着正气山庄的门派徽记,熟悉到恍若隔世。

俏如来愣愣地接过,翻开第一页,随口说:“孩儿还未得知,正气山庄何时多出个‘长生’一脉,是有哪位嫡系师兄出师了吗?这……”

史精忠 正气山庄 ·长生门门主

史罗碧 正气山庄 ·长生门代理门主

东方甲乙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长老

南海断无涯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供奉长老

宫本总司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供奉长老

戮世摩罗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教习

雪山银燕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教习

史菁菁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教习

忆无心 正气山庄 ·长生门下引灵导师

常欣 正气山庄 ·长生门 首座弟子

七巧 正气山庄 ·长生门 亲传弟子

月牙城 正气山庄 ·长生门 亲传弟子

“爹亲……”

“后面是详细的讯息。”史艳文低头握着俏如来的手,将书册向后翻了一页。

“你看看,还有哪里需要变动的,若是不满意,爹亲可以另寻其他的人选……精忠?”

俏如来紧紧搂住史艳文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头,闷闷地说:“没有了,爹亲都安排的很好,孩儿没有不满意的。”

“那便好。”史艳文抚摸着他脑后的发,忽然笑道:“精忠知道吗?当你叔父知道我要为你立派,坚决不同意由我起名。”

——史狗子! 平时怎样我都不管你,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听到了没 !

——可是,小弟……

——没有可是! 现在我是代理门主,我在替你儿子找徒弟,没有你说话的份!

——小弟不要急,不妨先听艳文一句。若是你觉得不妥,为兄便交由你可好,只是要再劳你多操烦了……

——有话快说!

——吾儿精忠的嫡系,艳文想命名为……长生。小弟以为如何?

——你……可以,我没意见。

“之所以叫‘长生’,算是爹亲的一点私心吧。”史艳文叹道,又说:“不过现在已经没必要了。精忠若是有别的提议,随时都可以修改。”

俏如来眼眶一热。

长生,长生……他怎会不懂?

简单的两个字,是一个父亲最殷切的希望啊。

史艳文只希望俏如来平安,希望俏如来好好活着。但如果俏如来决心要走那一条前人的路,史艳文亦会陪他走,绝不退缩。

俏如来忽然有点委屈。

他知道有墨者在私下里谈论历代钜子,也知道他们说,这一代钜子,比起上一代的默苍离更冷漠,简直到了没血没泪的地步。

可俏如来觉得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此时,他又忍不住想要哭泣了。史艳文的怀抱太温暖,就像一团火,烧进俏如来的心底,融化了坚冰。

怎么会没血没泪呢?

史艳文就是俏如来的血,俏如来的泪啊。

“当然有必要了。”

俏如来撑着史艳文的双肩,直起身看他。

“史精忠心系的不过是家人的平安喜乐,为正气山庄、为他所爱的人,求仁得仁。”

史艳文微笑地倾听,他想,他的孩子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是怎样的耀眼。

俏如来的眼底燃起火光,泪水夺眶而出。他的语气在抖,然而他的声音却坚定地如同一柄争鸣的剑。正气山庄为基,提供给他规整美观的范型。江湖就是调和六齐之金的匠师,使他既坚而韧不会过刚易折。墨家如同熔炼的炉,青白之气竭,青气次之,纯净方可铸也。经千锤百炼,他攀登至峰顶,看到了最高处的景色,此时,孤独与无人理解的寂寞会侵蚀他的剑心。背负的骂名就成了浇筑淬火的冰川雪水,虽能解一时之渴却暗藏危机,若是过度沉溺必会生锈崩解。幸而他将这些压在肩头的苦难视为了砥砺开刃的坚石,使他蜕变为不是最完美、但却是一个傲骨嶙嶙的人。

经沧海终铸炼成器。

正如史艳文所希望的那样,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而不是他人所期待的。

俏如来抵上史艳文的额头,四目相对。他眼里晃动的泪水倏然滴落在史艳文的眼角,就像是他在替史艳文流泪。

俏如来用指腹擦拭史艳文眼角,看他湖蓝色的眼底倒映着一个小小的俏如来。他就这样看着、看着,却是忽然笑了,笑中带泪。

“俏如来是天下人的俏如来,他可以为他的天下人、为传承墨家千年的救世宏愿而死。”

“但我,可以为你活 ! ”

俏如来的话如同一道意在发先的剑气刺进史艳文的心口,正中他的软肋,在史艳文的脑中嗡鸣不断。一时间,竟让他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巨大的喜悦包裹住他,但他却不敢相信。

史艳文不明白,是什么让俏如来说出了这样的话。明明方才,俏如来还在考量诸葛穷。即使以往俏如来安慰自己时,最多也只会表明定会保重自己,不会轻举妄动。

可如今……到底该不该相信呢?

史艳文可以不在意俏如来善意的隐瞒,他甚至不在乎俏如来会不会欺骗他;也可以撤回情报暗线、掩耳盗铃地不去了解俏如来的动向;但他无法承受失去俏如来的痛苦。

所以,如果俏如来要走,那就一起走吧。

故每逢两人欢好,史艳文都会将纯阳真气输送到俏如来的经脉中。为了避开俏如来的灵能感知,他每次都很小心的控制真气凝结的量,将其储存在俏如来经脉的节点处。

微量的纯阳之气能与俏如来的墨家功体产生共鸣,有催情的功效。日积月累,终于在昨晚,达到了可以缔结双修的程度。

史艳文本以为,俏如来会心怀芥蒂。但实际上,俏如来却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二人相处还是如同往常那般的亲密无间。

“为何……”他喃喃道。

“为何?”俏如来低头,抚摸着史艳文俊美的脸庞,“别问为何了,爹亲。因为……”

以吻封缄,俏如来的眼中映出一片蓝,有一尾洁白的鲤在裂谷中自在遨游。他伸展开曼丽的鱼鳍拍打起四溅的水花,阳光明媚,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海面。彩虹若隐若现,天高海阔凭鱼跃是史艳文对俏如来最深情的陪伴。

从此,永不分离。

26 Jun 2018
 
评论(48)
 
热度(38)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