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K圈,K圈同好请勿关
 
 

【金光现代AU】在线萌娃全天陪聊




现代AU沙雕(不存在的)文

cp:苍风,雁俏,千竞,豪药,杏默。

设定取自《烹情》《小菜一碟》

粉证自燃,极度ooc,慎入! 慎入啊!

 @Two  Dots 姑娘的点文,头回接触这种风格的文,不知你是否满意?




(一)

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大概两三岁左右。

她有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微卷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子搭在粉嫩嫩的衣领上。

女孩的笑容很甜,穿透云霭,肉嘟嘟的嘴唇撅起来会让人有一种冰雪融化的错觉。

风逍遥光是看着,就不由得放缓了语气。

“哎呀,岚岚都这么大了啊,真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少将赞美道。

“是啊,自鬼市拐卖案过去有半年了。”

“所以说,你怎么想起来带岚岚找我呀,俏如来?”风逍遥询问道。

“……”青年眼神幽怨。

“干嘛忽然不说话了?”风逍遥有些方。

只见俏如来长叹一口气,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犹豫半晌,他才下定了决心。

“是这样的,这次俏如来叨扰学长,是想请学长帮俏如来看护这孩子几天。”俊俏的青年这样请求着,咬牙切齿地继续说道:“她实在、不适合再和……待在一起了。”

“哈、哈、哈!我噶意别人的失败就是第一步!”

风逍遥:……

俏如来:……

不知为何忽然懂了呢。

风逍遥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一脸无忧无虑,还在咬指头的小姑娘,伸手接过俏如来递来的奶嘴,又帮她拽了拽歪掉的口水兜。

小小年纪,就会活学活用,纳两家之长,总结出自己的座右铭,也是个很厉害的高手!

“你也看到了。”俏如来一脸不忍直视。

其实,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

孩子嘛,总能纠正过来的。

但是昨天雁王不知道哪儿来的倔脾气,回到家关上房门就往卧室走,压着他就开始做。

光要是这样,也就算了……

反正上官鸿信他这副德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两个人正进行到一半,恰逢关键时刻的时候,柜子的门开了!

女孩扒着衣柜的柜门,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床上的两人,张嘴就是一声牙牙学语:

“啊,湿弟,好紧!”

那一刻,他听到了节操碎裂的声音。

俏如来早——(消音)了。

看着小姑娘清澈见底的眼睛,和疑惑的表情。俏如来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反观上官鸿信他不仅毫无廉耻之心,反而慢慢悠悠地从床头拽了一条被单。

他一边握着俏如来的腰,一边利落地把床单甩到小姑娘的头顶,蒙住了女孩的眼睛。

“嘘,仔细听。”

“嘘……仔细听,咿咿呀……”

听你妹啊听! 不对……真该让你妹听听!

听听他哥是个什么混蛋玩意?!

你这么叼,霓裳她知道吗?!

俏如来都要被气死了!

绝对不能让孩子和上官鸿信待在一起了!

他左想右想,连夜从关系网中列出一大串名单。在排除保护濒危纯良动物×2,培养审美预防起名废,天凉了让背骨孩子联盟破产吧,禁止动用核武器,失败的人生不需要模仿者,强是有多强贱人就是矫情你的父亲史艳文blablabla,勇猛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再大力一点,论现代耽美文学对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影响,裸婚时代择婿标准严苛的优缺点,苗疆式马甲化妆术的特色……等多条信息后。

俏如来决定将小姑娘交由苍越孤鸣、风逍遥一家照顾。

说来也巧,这两人与他都关系匪浅。

苍越孤鸣是他的好友,两人相识在中苗交流会上,原本是代表各自团队竞争的对手,却在比赛中相见恨晚惺惺相惜。虽然苍越孤鸣的团队输给了俏如来带领的尚贤队,但却不妨碍他对这名对手的欣赏。比赛结束后,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直到如今,他还是俏如来为数不多的、保持着联系的好友。

风逍遥是大他三届的学长,中苗友好邦交后,曾经到中原做过一段时间的军事交换生,他们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目前他在苗疆国防部铁军卫任职,经常与中原进行跨境域合作。

那时候俏如来还是个很腼腆的少年,却也很容易结交了风逍遥这个朋友,并且不自觉地受到了他的影响,整个人阳光了不少。

风逍遥性格热情开朗,为人处世积极向上。还有一副做菜的好手艺,带大过孤儿院弟妹的他,可以很好的照顾好小姑娘。

最重要的是,半年前的拐卖案中就是他从人贩子手里救出了岚岚。

“俏如来啊,如果只是看护几天的话,是没什么问题啦。小叔和叔祖也很想念岚岚。不过,这么可爱的女孩,总得回家吧?”



(二)

——岚岚的父母,在三年前误被卷入鬼市的权利争斗中,不幸去世了。

风逍遥坐在沙发上翻阅关于领养的一些手续文件,灏穹孤鸣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哼了一声嘟囔了句哪有这么麻烦。

苍越孤鸣抱着小女孩在客厅转圈,岚岚似乎很喜欢他,小手搂着苍越孤鸣的脖子不肯放开,嘴里咿咿呀呀的,还要跟他脸贴脸。

就在他们转到灏穹孤鸣身旁时,女孩忽然转过小脑袋,对着老爷子露出一个软软的、无齿的笑,肥嘟嘟的小脸儿上还有两道酒窝。

“呀,爷、爷……”

灏穹孤鸣默默地放下报纸拄着拐杖站起,雷厉风行地拿起座机,打电话给令狐千里,没到十分钟手续就批下来了。

风逍遥心里偷乐,他就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小女孩的必杀技前无动于衷。

看看,又被拿下一个。

门铃声响起,风逍遥风风火火地跑去开门,千雪孤鸣和竞日孤鸣一同回来了。

“哎呀这不是岚岚嘛! 让叔叔好好抱抱……”

千雪孤鸣换了鞋就立刻直奔苍越孤鸣那里去,拿出新得来的小玩意儿逗孩子,竞日孤鸣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不动声色地站在了千雪孤鸣身旁。

颜值立分高下。

于是原本被玩具吸引住的小女孩马上转过脑袋,看向这位大美人叔叔。

“抱抱……”女孩伸出莲藕一样胖嘟嘟的手臂,够向竞日孤鸣,眼睛亮晶晶的。

“漂亮叔叔! ”

于是竞日孤鸣顺水推舟地从苍越孤鸣手里接过孩子,有娃在怀笑得那叫一个志得意满,看得千雪孤鸣牙根痒痒。

“好啊,还带你这样?用美人计的啊!”

竞日孤鸣高贵冷艳地看了千雪孤鸣一眼。

“懂得利用自身的长处,也是一门学问。你还有的学呢,小千雪。”他捏着女孩肉嘟嘟的小手,神情陶醉,“不过谁叫我,长得美呢?”

“哇靠……”

千雪孤鸣被他的无耻自恋震惊到了,内心无数条弹幕刷屏。

最讨厌别人谈论外貌的就是你吧?!

把那些言语调戏冒犯的敌对帮派派众打到半死的人是谁啊?!

现在又一脸‘天上地下老子最美’的臭模样,还抱着娃装逼……

阎王鬼途会哭的,真的会哭的!

他们瘫痪在床的看着你啊!



(三)

苍越孤鸣抱着孩子出门散步,风逍遥推着婴儿车,一脸无奈的看着玩亲亲抱抱父女二人。

这算是哪门子散步了?

说好的要让慕岚锻炼身体呢?

你倒是把孩子放下啊!

小女孩回过头,向风逍遥伸出手:

“爸爸,抱~”

风逍遥心肝一颤,眼神都软了,他从苍越孤鸣手里接过孩子,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头。

“又耍小聪明,看你呀……”

小女孩懵懂地看着风逍遥,乐呵呵地在风逍遥的脸上啃出一个口水印。

风逍遥长长叹气,却是拿这个小东西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不是嘛,那天带娃回旧部看望下属,少将看孩子对自己的荣誉墙感兴趣。沉思片刻,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把墙拆了!!!

风逍遥将凡是闪亮的、颜色鲜艳的奖章都摘了下来拿给孩子玩。

小七吓了一大跳,差点昏过去。

等等啊军长,那是苗疆颁发的一等军功啊!

就这么被小姐放在嘴里咬啊!

你这么惯孩子,真的不会有问题吗?刚刚还发牢骚说要好好教育,结果最宠的就是你吧!

结果可想而知,那天下午,铁军卫旧部遭受了一场非人道主义的大扫荡。

苍越孤鸣从婴儿车里拿了湿巾,给他擦了擦脸,取了一个奶嘴放到女孩嘴里。

慕岚孤鸣乖巧的吮吸着奶嘴,茶色的眼珠滴溜溜的转,搂着风逍遥的脖子左顾右盼。

忽然,她伸出小手,向一个方向指去。

“哎呀,被你发现了。”

苍越孤鸣和风逍遥对视一眼,神情凝重。

他们竟未发现那里有人。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男子从墙后探出头,笑呵呵地看着冲他挥手的小姑娘。

“你们好啊,我是新搬来的,岳灵休。”

男人向两位家长打了个招呼,他的眼神清明,坦荡热情让人心生好感。

“您好。”苍越孤鸣点点头,“岳先生也来散步?”

“算是吧。”岳灵休回答,还对小女孩挥了挥手,“这是你们的女儿啊,可真是漂亮的小姑娘,以后一定是个……”

“绝世高手!”

苍越孤鸣和风逍遥不约而同的一愣。

等等,这发展是不是不太对?

“小姑娘,我看你骨骼清奇,根骨必佳,定是不世出的武学奇才。”

男人向小姑娘展示了一下健壮的肱二头肌,慕岚拍着手咯咯直笑。岳灵休见了更是眼冒精光,不知从何出掏出一本册子,塞到小姑娘怀里。他弯着腰跟小姑娘说话,语气郑重。

“我这里有一部秘籍,叫做《空劲大归还》,我看与你有缘,就送给你了……”

等等这江湖骗子的画风是怎么一回事?

前辈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风逍遥笑得僵硬,伸手拽了拽小姑娘手中的册子,愣是没拽动。

嘿这姑娘,生来力气就大,随了谁啊……

这样想,他瞪了苍越孤鸣一眼。

苍越孤鸣无辜地回视,弱小、可怜又无助。

只见慕岚把小册子抱的紧紧的,冲风逍遥摇摇头,稀罕得很就是不撒手。

“不错,是识货的人!”岳灵休冲他竖起大拇指,问道:“小姑娘,你要不要做我的徒弟,我包你以后打遍天下武林无敌手……”

“师爹! 放开那个女孩! ”

不远处,一位女子拎着长裙的裙摆,急匆匆的跑来,她逮住岳灵休就是一顿说教:

“奴家说过多少次了,叫您不要着急收徒弟,不就是一句师娘吗?您跟医疗班的小孩子计较什么?真正说起来,老师也是只有榕烨一个学生啊。你这样,会被人当做人贩子抓走的啊! ”

“小榕你不要急,慢慢说……”

“怎么慢啊!”榕烨甚至有点歇斯底里,挡在岳灵休的面前就不让他走了,“老师他这个月已经接到过七个电话了,说看到你拐卖孩子。要不是别前辈在警局认识人,你就进去了啊! ”

“榕姑娘?”苍越孤鸣皱眉。

“是你认识的人?”风逍遥低声问。

“是啊,她是优秀的医生,孤鸣家外聘的医疗顾问。”苍越孤鸣一边说,一边给女儿擦了擦脸,小姑娘攥住苍越孤鸣的一根手指往嘴里送,风逍遥赶紧把奶嘴塞进她的嘴里。

要命哦,要是被这小祖宗缠住还得了?!

“不过没想到他与这位……额,前辈认识。”

苍越孤鸣神情复杂。

风逍遥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这俩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片场的。

“啊,是孤鸣少爷。”榕烨不好意思地对苍越孤鸣点点头,“抱歉,我太着急了。”

“无妨。”苍越孤鸣温和地说。

年轻的医生笑了笑,注意到站在苍越孤鸣身旁,抱着小女孩的风逍遥。

“这位是?”

“我爱人风逍遥。”

“您好。”

“你好呀。”风逍遥笑道,“有空来坐。”

“嗯,谢谢。”

榕烨回以微笑,转头动作敏捷地拽住男人的衣袖,紧紧瞪住想要逃跑的岳灵休。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老师找你。”

说完,她拿出手机,按下了快捷键,将屏幕对向岳灵休。

聊天请求通过,聊天对象显示为鸩罂粟。

“我也什么都不想说。”

视频聊天界面上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他狠狠甩下手中的药秤,一盘黄连倒入砂锅。

“只有一句话。”

滚滚浓烟中,特效药出炉了。鸩罂粟盯着摄像头,咬牙切齿道:

“岳灵休!你给我回来吃药!”

“哎呀!”男人苦着一张脸,“这下惨了。”



(四)

“如果有人想要绑架你,你应该怎样做?”

“揍他!”女孩握了握拳头,“一顿不行,就两顿。两顿不行,揍成猪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算计都是浮云。”慕岚孤鸣豪爽的一挥手,颇有孤鸣组当家大小姐的气势,“就算我打不过,我还有爸爸啊,军区他说了算,全都抓起来送去吃牢饭!看他们还敢不敢打人家孩子的主意。”

“如果是孤鸣家的敌人,我就告诉曾祖叔、爷爷、大爷爷、舅爷、叔祖、爹地,让他们带人抄他老窝! 分他田地,抢他财帛,夺他妻女……啊不是,取他狗命 ! ”

“我简直要被你的愚蠢……”

默苍离捂住了心口,再也说不下去。

这特么怎么说,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心疼自己。

他当时究竟为什么收了这个徒孙?

哦,好像是……孤鸣家出了重金学费,让慕岚孤鸣拜俏如来为师。

因着一层缘分情谊,俏如来爽快的答应了。

而且,孤鸣家知道杏花喜欢钱,还给杏花送来一座金矿。

说是俏如来和雁王出国考察,没办法带学生,请默苍离代为教导。

然后,他就失算了。

啊……空气中充满了愚蠢的气息。

默苍离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终于解脱了……

女孩淡定的公主抱起默苍离,对匆忙赶来的冥医说道:“冥医先生,师祖他缺氧了。”

“麻烦您给师祖输氧。”

“哎,他老毛病又犯了。”冥医见是默苍离昏了,也不着急了,一脸淡然走去医务室。

“修儒啊,快去拿氧气瓶来,对,纯度最高的那罐,苍离又缺氧了。”

哎,真是的,在学生面前晕倒算是怎么回事?慕岚多好的姑娘,对他又尊敬又贴心,他看了喜欢得不得了。

苍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咋就这么挑剔了?!

门关上,慕岚孤鸣沉默地盯着默苍离的脸。

她颠了颠手里的人,托举了几下。

明明鸿信师叔说,师祖是人型计算机啊。

大型计算机不都是爸爸单位特别沉的那种吗?

这分量不行啊,都不够她晨练用。

杏花君完全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一种人。

名叫天然黑。

24 Jun 2018
 
评论(18)
 
热度(63)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