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咸鱼佛系写文
 
 

【史俏】中意你

预警:cp史艳文×俏如来,父子。

设定:后期制作史艳文,词曲作家俏如来。


(一)

常欣该准备新专辑了。

官网却是迟迟没有发布相关的信息。

粉丝们不禁腹议,心想他们的小仙女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室准备的作品不合心意?

毕竟常欣有过因不满意之前合作方提供的口水歌,重新选曲录制的经历。

但是自从常欣与史家的音乐工作室合作以来,就没有发生过此类的事情了。

要知道史家的工作室拥有全中原最豪华的音乐团队,才华横溢的词曲制作人俏如来,以“鬼才”之称闻名音乐圈的编曲制作人戮世摩罗,和身为业界泰斗的后期制作人史艳文。

那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啊?!

粉丝们不约而同地刷新着官网,翘首以盼。

实际上,粉丝团猜的没错。

常欣的确是在为专辑的歌曲烦恼。

不过不是因为不满意作品,而是她希望借这张专辑,向心爱的人表明心意。

于是常欣找到了俏如来,她诚挚地恳求着,希望俏如来能帮她作一首主打曲。

俏如来调出行程表看了看,同意了。

临近年末,许多歌手大赛陆续开始举办,这几天他收到了好多邀歌的要约。

但事关朋友的终身幸福,还是挤得出时间的。

“这几天俏如来还算空闲,你可以将要求说与我听,若是需要补充的,发邮件给我就好。”

俏如来整理了一下书桌上的五线谱,微笑打气道:“要加油啊,常欣。”

面对俏如来由衷的祝福,她用力地点点头,还给了俏如来一个拥抱。

“好了,好姑娘。”俏如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要先回去了,我们明天继续谈,如何?这段时间,你都可以来找我。”

“或者你不介意支付俏如来的加班费?”他笑着调侃,低声道:“某人的眼神都快杀死我了。”

常欣羞红了脸转头望向门口,黑衣青年靠在门廊边,一言不发地盯着常欣的手臂。

俏如来颇具绅士风度地让开了位置,满眼无辜,摊开双手以示清白。

玄狐定定地看着他,转头领着常欣走了。

只剩俏如来一人愣在原地。

忽然有点后悔了怎么办?

夭寿哦,好兄弟忽然翻脸不认人了!

重色轻友,真是残酷的现实……

俏如来哀怨的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心想某人别想让他给写求婚曲了。

多少奖项都无法弥补他受到的闪光弹暴击!




(二)

史艳文推开房门,看见俏如来还在伏案工作。

窗帘挡得严密,透不出一丝光亮。他望了望墙上的挂钟,早上六点五十分。

该不是一夜没睡吧?

史艳文紧紧皱眉,他发现俏如来最近一直在赶进度,似乎要为某件事情腾出时间。

他没有打扰俏如来的创作,毕竟创作者的灵感犹如火花稍纵即逝,若是错失,便是难上加难如同大海捞针般再寻不得。

史艳文走到双人床边,悄无声息地铺起被子。他轻轻揉着枕套里的棉花,不时向内芯挤压,尽量把床褥枕头弄得蓬松一些。

俏如来放下谱曲的铅笔,回头看见史艳文换了一身家居服靠坐在床头,温和地对他笑。

“休息一会儿吧,艳文也刚刚回来。”

俏如来回头看了看五线谱,有一个地方卡住了,怎么思索都没有灵感。又看了看史艳文,望见他眼底的青色,还有熬夜的红血丝。

他想起史艳文因旧友请托接了一档音乐节目的总监制,现在才录制完节目下班回家。

俏如来有点心疼,决定先陪他休息。

“好。”他爽快地答应道。

史艳文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俏如来爬上床,史艳文为他掀开被子,细心地掖好被角。

俏如来靠在他的肩膀上,史艳文抬手,慢慢按揉他眼周脑后的穴位。

“很着急吗?”

“还好,最近腾时间给常欣作曲。”

“注意身体。”

“嗯,我会的,您也是。”

俏如来闭着眼与史艳文聊天,眉间消散不去的疲惫。史艳文翻身,揽过俏如来的肩轻轻拍着他的背,随意哼唱起一段小调。

史艳文年轻时是家喻户晓的歌手,后来才转为幕后。他的歌声很清朗,悠扬的旋律如山间的潺潺流水淌过谷涧,再一点点汇聚逆流回源头,百川入海,倒映出晴空万里。

俏如来就是在这样充满爱意的歌声中入睡的。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田野,有摇曳的铃兰,他拿着一封信,踏上旅途。

他要把这个秘密送给最喜欢的人。

朝去暮来,俏如来行走在金色的落叶中,绵绵细雨打落春花,花瓣纷飞,徐徐飘扬点缀在夜幕上,形成了一颗颗明亮的星辰。

俏如来站在漫天银河中,星辰唾手可得。他却是意兴阑珊地遨游四海,无意摘取。

直到,他看见一瞬耀眼的蓝色流光划过天际。

一颗湖蓝色的星辰落入手心。

俏如来捧着这颗流星,开心的像个孩子。

不会错了。

这就是……我的星星。

太阳逐渐攀升直至中央,午后的阳光隐隐透过窗帘,室内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俏如来睡眼惺忪地抱着被子,枕在史艳文的腿上。史艳文轻柔地按摩着他的后颈,俏如来有点落枕,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睡得好吗?”

“嗯……”他模糊不清的回答。

“似乎是一个好梦。”史艳文低头,柔声道:“我看见你在笑。”

俏如来伸出双臂搂住了史艳文的腰。

“怎么了,精忠?”他略微诧异,随即慢慢勾起了嘴角,“有什么要跟父亲说吗?”

俏如来翻了个身,仰躺在史艳文的膝头。他仰望着史艳文湖蓝色的眼睛,倏而笑道:

“我梦见了你。”

史艳文微微睁大眼,又眨了眨。

俏如来看见他的眼中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无数细密的碎星落在史艳文的眼底,就像穿梭在九天揽月间的一条云汉银河。

“我……很高兴。”他慢慢说道,似是在组织语言。史艳文酝酿了半晌,面露难色,最后只能无奈地笑道,“抱歉,艳文不善言辞。”

“作词有俏如来便够了。”俏如来调侃道,“无论多少句,都可以说给您听。”

史艳文摇头轻笑。

他弯下腰,吻了吻俏如来的唇。

“既是如此,那艳文只能用行动证明了。”

“行动却比言语更有效。” 俏如来笑了,他摸着嘴角沉思,一双金眸熠熠生辉。

随后,他翻身跳下床,直奔琴房而去。

史艳文宠溺地叹息,掀开被子下床,再伸手拿起俏如来的拖鞋去寻他。

一入客厅,史艳文便听到一段优美的旋律,他闭目聆听了片刻,温柔地笑了。

歌手的灵魂让他听懂了琴曲中蕴含的感情。

循着乐声,史艳文推开琴房的门。

俏如来赤脚踩在钢琴踏板上,手下弹奏的动作不停,回头看向他目露期待。

史艳文走过去坐在俏如来的身旁,为俏如来穿上拖鞋。俏如来轻轻抬起脚,他的目光扫过琴键,示意史艳文与他一同弹奏。

史艳文颔首,他翻阅过俏如来的简谱,对俏如来微微一笑,将双手放在了琴键上。

这实在是一首极易上手的曲子,旋律简单,纯净甜蜜。

就像是在谈一场棉花糖一样松软的恋爱。

俏如来轻轻哼着没有歌词的曲调,凑到史艳文唇边。史艳文靠近他,却被俏如来躲开。

你想干什么呀?父亲?

俏如来对史艳文眨眨眼,神情狡黠。史艳文低笑,纵容了爱儿撒娇的小把戏。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钢琴琴键上,空气中溢散着金色的尘埃,跳跃在两人联弹的双手上。轻快的华彩过后,史艳文忽然抬起眼,凝视着俏如来的侧颜,目光缱绻深情。

俏如来弹奏出最后一段旋律,柔和的琴声顺着指尖缓缓流淌进心底。

琴音消散,俏如来站起身。

他淡然自若地俯视着史艳文,背起双手煞有其事地清了清嗓子,慢慢弯下腰抵上他的额头。

两人四目相对,望进对方眼里。

史艳文微笑不语,静静地等他开口。

俏如来轻笑,鬓间的几缕雪发随着他的动作搭在了史艳文的肩膀上。他随手捞起一缕缠上史艳文的衣领,直白道:

“请问,我可不可以……亲亲您?”

史艳文脸上的笑意愈深,他轻抬起下颌,吻上索要亲吻的爱侣。温热的阳光穿梭进俏如来的长发被他握在掌中,顺着指缝慢慢滑落。

“当然可以。”




(三)

“在这个梦里,有人告诉我/

若诚心诚意,则初会有期/

那你听不听,一个小秘密/

如果如果我说了喜欢,问你可不可以?”

中原娱乐公司的音乐广场上,常欣与他的大男孩相遇了。她治愈而清澈的歌声,透过音响传到每一个角落,常欣看着拘谨的坐在台下的玄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玄狐,我喜欢你!”

玄狐愣住,紧接着红透了脸。常欣偷笑着跑下台,穿过走道站在黑衣青年面前。

“你呢?你喜不喜欢我啊!”她问。

青年说不出话,只顾着一个劲儿的点头。

“哎呀,你说不说呀!”常欣一跺脚,佯怒道:“我要听你说话呀,你再不说我就亲你了!”

“喜……喜喜喜喜喜欢。”

一阵惊呼声中,少女搂住了青年的脖子,重重地亲了青年一口。

“是喜欢,不是喜喜喜喜喜欢!”

“说啊!”常欣撅起嘴瞪着玄狐,“说你喜欢我啊!”

“你要不说,我就去找别人了……”

“不行!”玄狐猛然抱住她,大声喊道,“不许骗我,我喜欢你!”

“喜欢你! 常欣我喜欢你! ”

俏如来转身逆着人群离开,电梯门闭合,他望着上升的数字,忽然笑了。

也许……不,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喝到两位好友的喜酒了。

常欣都表白了,自己也不能太落后才是。

什么?都已经在一起了?

但这不影响他表白啊。

只要面对史艳文,俏如来就控制不住想要倾诉的心情,他想将这世间所有美好的爱语谱成乐章,送给史艳文听。

俏如来走出电梯,放轻脚步推开了后期工作室的门。他透过门缝看见史艳文正戴着耳机,听常欣送来的demo。

“人间纵然有,最辽远天地/

你却是明河外一抹星系/

温柔行游了几千万里/

只隐现,在我的逆旅/”

史艳文唇角轻扬,慢慢转动调音台上的旋钮。

他自然听出了这是俏如来的作品,他们曾一同演奏过,不过史艳文也是第一次听到完整的作品。这首专辑主打曲从作词作曲到演唱,都没有复杂的炫技技巧。就像一捧清澈的水,干净透亮,荡涤尘世间的浮躁。

仅仅试听了一段,史艳文便喜爱上这首简单甜蜜的小情歌。他想,等调音的成品出来,自己兴许可以留一份听听。

忽然,电脑屏幕上的音轨显现出一阵阵波动,伴奏中掺进了嘈杂的杂音。史艳文眉头微蹙,脚下一蹬地,办公椅滑到电脑前。

他按住耳麦,准备修音。

歌曲却是在此时倏然变奏,风声徐来,竖琴拨动融入了雨水的特效音,清淡而温柔的男声从耳麦中传来,史艳文惊讶的关掉了修音。

“春野的铃兰,还不肯落地/

等待谁提点,这动人一笔/

你是秋时早来的雨,

最纤淡,最秾丽,最惹心绪/”

身为歌手兼音乐制作人的史艳文,怎么可能听不出这是……俏如来的声音。

背后有细微的声响传来,史艳文抬起头,录音室的隔音玻璃倒映出门后的身影。

他看着青年向自己一步步走来。

俏如来俯下身,笑着搂住了史艳文的肩膀,他将耳朵贴在史艳文的耳麦边,开口清唱。

“仿佛这世界,忽然间盛情/

让偷恋的人,竟相隔无隙/

一点小心思,能写进哪里/”

史艳文闭上眼,他放松身体向后靠着椅背,枕在了俏如来的肩头。

耳麦中的浅吟低唱与身边人的歌声叠合在一起,他握住俏如来的手,神情惬意,连日忙碌的疲惫似乎一扫而空。

俏如来动了动手指,与史艳文十指相扣。

“好吧,先生,其实啊其实/……”

耳麦中的乐声戛然而止,史艳文睁眼,转头看向俏如来。俏如来抚上史艳文的侧脸,将他的头轻轻扳了回来。

钢化隔音玻璃倒映出两人。

史艳文看着俏如来摘下了自己的耳麦。

俏如来贴在史艳文的耳廓,他低眉浅笑,一字一句地唱出最后的告白:

“我 很 中 意 你。”



全文end

注:文中歌词来源于古风原创歌手银临的作品《可不可以》,也是本文的灵感来源。

24 Jun 2018
 
评论(34)
 
热度(52)
© 饮栖 | Powered by LOFTER